Allen

【奈因】(囤梗)笼中鸟

    他站在昏暗的房间里,无声的张开双臂。

    无数数据聚合成瑰丽的图片在黑暗中延展,莹蓝色的光浸透了他的眼睛。

    无数的飞鸟,在头顶上展开双翼,场面壮观而美丽,埃德尔利泽忍不住抬头仰望,无意识的发出赞叹。那是属于地球的宝藏,生命的奇迹,是太过美丽的情景。

    “好漂亮!这个……这个是……”

     “这是夜莺哦,是会发出动听声音的鸟儿,非常受人们喜爱。”  

     少年温润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欣喜和向往,他抬头仰望,微微的笑着。

     ”这么多的鸟儿!……要是公主殿下能够看到的话……一定也会非常开心吧……这些都飞翔在空中的鸟儿。“

     “嗯。但是……并不是所有鸟儿都飞翔在空中。”

      “诶?”娇小的少女微微睁大了她漂亮的眼睛,将目光移向了站在一旁的少年,巨大的营养缸在他的身后发出柔和的光,而他的面目晦暗不明。

     “有些鸟儿无法飞翔在天空,是因为人们将它们关在笼中,是作为观赏的鸟儿,无法展开双翼飞翔的鸟儿,他们并没有自由。”

     ”那、那不是非常可怜吗?!为什么要将它们关起来呢?“埃德尔利泽有些急切的询问着,渴望着能得到答案,但是少年却没有立刻回答她。斯雷因沉默地侧过了头,营养液中的少女悄无声息的沉睡者,金色的长发在水流中漫卷,她沉没在蓝色的柔光中,像是坠落在天空里,但周围机械冰冷的管道却冷漠的将她包围。啊啊……虽然是很可怜,但是……

    ”大概是因为,那样真的十分美丽吧。“

----------------------------------------------------------------------------

      月光粼粼的洒在海面上,绵绸的云承载了月华被风撕扯开,露出的是皎白的月亮,少年像是在眺望虚无又像是在欣赏月色,柔软的黑发被风吹动,像是撩动的心绪让人心里发痒。那双暗红的、总是波澜不惊的眼眸中所看见的又是什么呢?韵子在伊奈帆的身后默默地看着,不自觉地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总感觉好矫情……”她嘟囔着向前靠了几步,本来以为伊奈帆会出声叫她,但直到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站立的时候,伊奈帆还是没有动静。

    “伊奈帆?”

    ”嗯。“

     ……这半死不活的回应算是什么……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韵子忍不住也抬起头朝伊奈帆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伊奈帆也迟迟没有回答她,一副看得很入神的样子。正当她有些不耐烦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伊奈帆突然说话了。

    ”在战斗着。“

    ”这都可以看到?!你的义眼也强过头了吧!!“我可是只能看到月亮啊……

 

     然而少年又再次陷入了沉默,韵子只好也安静下来。

     风渐渐缓和了一些,海面开阔而宁静,是很适合两人独处的时刻。战争中难得有如此平静的时候,整个人都慢慢地放松下来,少女忍不出露出了惬意的微笑。然而在那双暗红的瞳孔里,并没有如此平和美好的景象。海量的数据流不断的解析和输入,在黑夜中那些缭乱的光路与波动毫无疑问的说明这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战斗,下一刻,一切都陷入静止,爆炸渲染的壮烈景象出现在视野解析框图中,一道流光瞬息间闪过,在视网膜上留下隐约的残迹。他默默的闭上眼睛。

    ”结束了。“他的声音和海风揉在一起,有种微微的凉意。

    ”终于结束了吗?我可是什么也看不到啊……只能看到月亮……说起来,今晚的月色真好啊!挺漂亮的!“韵子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侧过头偷偷的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交谈的对象还在呆呆的望着天空,和刚才不一样,这次有些微微的失神。

    ”……所以说伊奈帆你到底在看些什么啊?“

    ”的确很漂亮。“他抿了抿嘴唇,话语飘散在空气里。

    ”哈?“

    他没有说出来。那些缭乱的光所留下的残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又像是一只笼子,将那架白色的机体无形的锁在了里面,无论怎样飞舞,也只是将自己缠入其中。

    被残酷的规则和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的笼子所困住的鸟儿,堕落着将自己越缠越紧……的确非常美丽啊。

    斯雷因· 特洛耶特。


--------------------------------

果然我不会写东西TVT...囤个梗...怕自己以后画的时候把场景忘掉了……只好写出来……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