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

2016.7.11 屯梗

东江湖*王疯

       没有玄学,没有浮萍的死,没有草帽人的遗憾,也没有王鲲鹏和徐云风的相识。

       徐云风跟着赵一二守江边大坝水库,早上起来到湖上划船溜一圈,乘着湖上的雾气,点个红灯笼撒几网收点钱给来湖上游玩拍照的游客当个架子。喜欢戴一顶大草帽,常常看不清脸……对人都有点随意,常被人认为有点冷淡,但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王鲲鹏,大公司经理,带着公司小员工、女同事出来玩,去东江湖看雾。单身贵族,一堆女同事暗暗争着想嫁,乍接触觉得有些冷淡,但对兄弟够义气,在乎对自己重要的人、帮助过自己的人。

         王鲲鹏第一次见到徐云风是在东江湖上,五点到那蹲点拍晨雾,和同为摄影爱好者的同事聊了几句,撑渔船的人就出来了。点个红灯笼摇个船桨,头上还戴着一顶大草帽,在朦胧的蓝色雾霭中划出一道道水痕。

         那天王鲲鹏拍了很多好照片,东江湖的雾实在太美了。很多照片中都有那个划船渔夫,他还给了他100块钱让他撒了七八网,拍了几张撒网的照片。王鲲鹏觉得那渔夫往那一站,整个东江湖就活了,那渔夫的身影一直在他脑子里飘着,让他惦记了两天。

         同事董玲一直对照片赞不绝口,浮萍也表示同意,王鲲鹏心里也挺开心的。

         第四天傍晚的时候大家去东江水库看日落,王鲲鹏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影,带着个大草帽坐在坝上看日落,落日的余晖让他的身影有着金色的边角,毛茸茸的。

         王鲲鹏心突然小小的抽了一下。
         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主动向某个人搭话。
       

疯子喵*王疯

         王鲲鹏出门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昨晚的巨大工作量让他整个人累的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早上起来的时候脖子扭得严重,头都直不起来。

        出门前他的目光搜索了一遍客厅,意料之中没有发现家里小祖宗的身影,不知道去哪闹腾了。

        即使时间紧到他要飞着开车到公司,走前他还是往盆中换上了干净的猫砂,在青瓷小碗中倒上了前几天上山打的山泉水,顺手往旁边的搪瓷碗中倒了整整一碗猫粮(沙丁鱼口味)……没错,单身贵族王鲲鹏,今天也为了自家小祖宗操碎了心……

         王鲲鹏家的猫,疯子,脾气相当之刁。虽然王鲲鹏至今搞不清他是什么品种,但是就凭这脾气来看,绝对是猫中极品。

         尽管脾气不好伺候,对于王鲲鹏来说,疯子在他的心里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位置,不仅是因为他陪伴自己走过四年的时光,疯子的出现甚至变相救了他一命。

         捡到疯子的那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因为疯子的出现,王鲲鹏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回家,但就是这个小插曲,让他躲过了一场血光之灾。当晚他家被盗了,锁眼被堵死,盗贼行窃的时候动了杀心,王鲲鹏强行卸门后发现客厅一片狼藉,卧室门口放了一把菜刀。他不敢想象如果像平时一样回家会遭遇什么。

        当时他看着被自己装到纸箱里的疯子,疯子正好抬头看他,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睛让他冥冥之中感到一种联系,一种命运的联系,不可回避的让他在那天晚上遇到了疯子。

        不过如果说这是命运的话,那么上一世自己一定欠这家伙很多债。小祖宗太会折腾人了,非山泉水不喝,猫粮口味一段时间换一个,不用青瓷装水搪瓷装猫粮就不下嘴,王鲲鹏刚刚上道的时候还没注意那么多,在多次下班回家发现家具死的死伤的伤东倒西歪冰箱里乱七八糟,而始作俑者正居高临下地站在冰箱上歪头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感到了自己未来黑暗生活的开始……于是王鲲鹏给他起名疯子,因为这祖宗闹起来……真心疯到不行。
       
        想起往事的王鲲鹏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对着面前的文案一脸傻笑。坐在对面桌的董玲浮萍双双表示画面太美,辣眼睛。

——————————————————
这个tag下还有活人吗?TUT
高中终于毕业了回到这里一看一片荒芜啊!
有还活着的小伙伴吗举手让我看一下?
神隐了一年可以回来耕耘了:)


        
        

评论(16)

热度(14)